雨淋

“世人求爱,刀口舐蜜,初尝滋味,已近割舌”

买了那么多!帅气的工具!好像自己能画出!好看的画一样!!!…………委屈你们了

终于可以转发啦!开心!暂时未名命!

勇者桑:

50分钟速涂,宁宁家的孩子。

夜半三更呦,映山红~【吐血

我之前为期末删了lof。(屁,删了lof和微博后下了新游戏)然后基友一直在玩,又重新下回来了,然后发现,文圈的太太跑去画手圈了(太太你回来呀【尔康手)文就一直坑在那里(摔。毕竟有小半年没上了,有些太太改名了认不出来(掀桌),翻了关注以后,我,还是找不到要的太太,特么一口老血吐出来我还不如翻喜欢呢,毕竟堆在那。然后又再喜欢那里看到一堆,???Excuse me???是人一直在变还是我越来越不懂自己,这个是我以前喜欢的还是和我现在不一样???这个锅强行推给lof,毕竟连续点两下就是喜欢,关掉这个功能是我现在才发现的。明明明天不是今天才和基友约早起,大半夜还在熬夜,真是一口血。呸,虽然知道没人看,还是强行吐槽一下,分享给未来的自己

永恒的丰碑

“阿鲁巴就像一张白纸,让人忍不住写什么上去呢^_^”罗斯如是说。

“够了!写是用笔不是用刀!qwq(救命”阿鲁巴尖叫道。
【用刀是刻哦(x

  ps:这首歌听过就知道……我已经笑疯了

【戰勇】拜託了,勇者先生!(1)

”所謂勇者的任務是什麼呢?”

“打敗魔王,維護世界和平!”

“如果魔王是個幼女?”

“會被抓。(一秒答)”

那麼,只有維護世界和平這一條了!【元氣滿滿

戰士:“垃圾山先生,我覺得你才是不穩定因素啊。(笑)”

勇者被毆,勇者被拖走。

【本文正式結束了】



開玩笑的w請期待下文哦

勇者新年快樂!作為提前的祝賀,新的一年也辛苦你了哦。

甜蜜的糖果

他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,镇定地把包装撕开,含住糖果。
为什么不歌颂呢。为什么不跳舞呢。
眼前疯狂,荒唐的一幕。
你愿意与我分享口中的糖果吗?
猎人想要抓住兔子,所以他挖了个坑,等待兔子掉下去。
兔子先生经过这,把胡萝卜种下去,撒了一把土。
猎人没有抓住兔子,愤怒的把萝卜拨了起来带回家。
可是兔子并不吃胡萝啊。(笑)而且兔子也不会种。
……所以呢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啊,作业快赶不完了哈哈哈哈哈

碗安

有一个用了很久碗碎了一个角。
它有漂亮的花纹

唔……一直想努力写些什么,可是没有行动。我之前想试试看写手是怎么样的,却发现我没那么多的感动。如果可以,我果然还是想试试能走多远。无论如何再糟糟不到那去,当然也不可能是幸福的那一个。

【黑金木】
(金木赶着去打工的路上。无意识扫过一眼。) 内心:!……白发、面具?那个人cos哪个动漫角色吗?那个面具还挺像恶鬼的啊…… 真可怕。 (并没有放在心上,匆匆地走了)
【白金木】
(从梦中醒来,背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) :……啊,好像夢見了……以前的自己……
【黑金木】
內心:怎麽又看見他了?最近,總是看到這個人啊。……難道是遇到跟蹤狂了?!
金木(小聲):……英,你看那邊那個人。最近我老是遇到他,是變態嗎?
永近:……吶金木君,你說的是哪個人?
金木:就是那個白髮,還戴著惡鬼一樣面具的傢伙啊。
永進:……可是,我沒有看到這個人啊,金木君
金木(內心受到了驚嚇)!!!
那可能是我的錯覺吧……沒事了,英。
【幾天後】
金木(黑):對不起打扰一下,最近總是看到你……是有什麽事嗎?(恐慌)
金木(白):……沒什麽。
金木(黑):那個……你是誰?……我叫金木。
金木(白):……叫我白就可以了。
【人類和喰種的界限是由黑金木跨過的。】
【無論他本身是否願意。】
【白金木】
……最近,梦见和以前的自己搭话了……如果没有成为喰種的話,我的未來會是什麽樣的?
【……在平靜的生活還未打破之時。】